鹿人甲iii

谢谢喜欢我♡

目前坐标魔都( ˙˘˙ )主图,宝岚|禾玉|四三|也青|燕亮|绑架组|阿莲球对手向

,感觉不好会回删的老年人。。

期待小伙伴一起玩啦(๑˙ー˙๑)一人之下真好,他们每个人都是宝物!

【伙伴·超模pa合集】参赛

p2是后台小剧场!后台主题:钢针直男张灵玉,我诸葛青今天终于对王大爷的破保温杯动手了,徐三和徐三岁,宝岚的godmother品鉴会😂

衣服是成对构想的,但是最后画风还是不太统一啊跪_(:з」∠)_

提前感谢每一位的红心蓝手(⁄ ⁄•⁄ω⁄•⁄ ⁄)!希望有更多的伙伴一起嗑一人呀

【四三·世事】

“伙伴”参赛合集指路

补上了四哥|・ω・`)嗑爆四三体型差!看资料卡其实老四比哥哥矮呢😂但是没事他更壮(被打)

这回可真的是疯狂画画了,好爽😂打算再肝一张

【四三】开关——《无关痛痒》番外——在1999年夏

太阳光干热,暑气烘得人头脑发胀。徐四半张着嘴,直往椅子上一摊。

“诶,你们放假啦。”徐三刚从超市回来,就看到他弟一副泄了劲的好笑样子,“哦对,妈说过是今天……”

“呦,三儿。”

徐四挺久没见着他哥了。

他才放暑假,心里刚刚还在暗骂这么大热的天儿谁会有心情去搞那么一摞子作业。不过眼前这人可就轻松多了,他前些日子结束了考试,现在就等着哪个象牙塔给他传下一份儿通知书。

徐四从没问过他想去哪儿。他哥是念书的料,但是以他的性子,兜兜转转总归是会回到家里这边的,他从不担心这一点。

“靠,真是热死。”

“让你不开电扇。”

“那玩意儿在咱屋里……”徐四歪着头乐,“我现在连走过去的劲儿都没有。”

“你他妈不会就是在等我回来吧。”他哥也笑,但还是照样去给他拿东西过来。

三四点钟的阳光还是挺扎眼的,徐三的身形就在那片窗口里白晃晃地晃。

“诶,好了。”徐三说话打开风扇。

“爽。”

他弟胡乱感叹了一声。

徐三倚在电扇旁的小立柜上,低着眼看向某处。白背心有点松垮,勾不出他的曲线,但阳光能勾出他的脸。他抻开背心想更凉快些,继而便没了动作。他很安静,一动不动的——他只在骂他弟的时候滔滔不绝。

徐四似乎想起点儿什么事。

“诶,三儿。你记得许淑吗?”

“……你们班儿上的小姑娘,”徐三笑笑,却还是只管往背心里灌风,“你跟人家咋样了?”

“我进她们宿舍来的。”

“靠!……”

“诶你别瞎想啊,”徐四觉得逗他哥真的是其乐无穷,“就互相看了看,什么也没干啊。”

信你我就是傻的。他哥在心里暗骂。

“你不知道,我刚才……”徐四说着终于抬起屁·股走到他哥面前,“我觉得有那么一瞬间,你特像她……”

“不,不是你像她。”眼前的人明白了什么似的,摇了下头。

“是她像你。”

徐四说完有点儿后悔,自己莫名的话让两个人都僵在原地。

气氛挺奇怪。

徐三想岔开这话题。他侧了下身,去开档位的开关,“风有点儿小啊……”

他们之间变得更加狭窄。徐四直感觉对面人的味道都被吹到了自己身上。明明这气味清冷而舒服,却仿佛又燎起火星在他心口烧腾,哔哔剥剥。

他看他哥还在拧动旋钮,突然发觉自己站到了断线儿的边缘。

“我快被吹死了,哥。”

“啊……啊?”

徐三一阵晃神,手上才终于停下动作。

——————
晚上睡觉的时候,徐四盯着天花板干瞪眼。

他还和他哥睡一张床。他前一阵跟班上的小子们谈起这事,才发现其实没什么人在这个年纪还这样。不过这阵的子女多是独生,他们这样的兄弟也确实是少数。

他和他哥,有什么可藏着掖着的。徐四当时是这么想。

现在他觉着自己可能错了。

他哥就在旁边,舒长四肢在月光下白到发亮。徐四完全睡不着。他眉头拧了又拧,突然鬼使神差地就想试试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

“怎么着了……”徐三的睡梦刚刚出现,就被人晃到了不知哪里。

徐四在他腿间伏动,他反应过来的瞬间轻轻得抖了一下,随后一手攀上床头,另一只捂住自己嘴巴。漏出的声音短促而闷顿。

身后的人盯住床头他细白的长手,一手扶住他腰际。

“醒了?”

“靠,废话,”徐四停得突然,他哥一个激灵左手就滑掉下来,“你下次提个醒行不行,扰人清梦,天打雷劈。”

徐四倒是笑得开心。他觉得这感觉实在不错。

这不是他们第一次互相纾解。那个年纪他俩连这是什么都不甚清楚,只觉得无比温热顺畅。

“诶,我要去趟厕所。”

“我先去,你这混蛋。”徐三骂骂咧咧地在他弟胳膊上假装锤了一拳。

他弟再次感叹,逗徐三,真的是其乐无穷。

——————
徐四没出来的时候就听到他哥在唱歌。

似乎是那些前几年很是火热了一把的摇滚。当时他们都很小,却也对那种激昂有着挺深的印象。

徐三闭起眼抬着头,稍稍摆动着迎向月光。那眉眼间的寡淡在月色下不算清晰,却足以引人探视。

“你唱得这么好的吗?”

“难得,你竟然没损我。”对方仍端着头淡淡地笑,低眼投来一个眼神。徐四没来由地觉得这记神情有点危险。

“夸你还不成了。说真的,三儿,你去试试唱歌嘛。”徐四这话倒是真心。他打小就觉着徐三的嗓子有说不出的魔性。而且,他今天才发现他哥生得也这么好。修长体态,清秀面孔。

“真的,你很合适。”

“我干不了这个。”

徐三笑笑。他是没什么野心的那种人,中规中矩最是安全。

“我看你是觉得老爹肯定得让你接他的班儿吧。”徐四觉得八成是如此,“这不是还有我呢吗。崩瞎操心……想玩儿你就玩儿呗。到了大学,谁还能伸手管你去。”

“哈,你就愿意接这个班儿呀?”

“您还真别说。我跟你不大一样啊,我很愿意跟人打交道的。公务员儿嘛……就挺好啊,还是铁饭碗,多好。”

徐四确实比自己合适,徐三很明白这一点。他的思维天生是管理者的构造,加上自家的能量,得天独厚。徐三仿佛眨眼就能看见他弟坐上他们老爹的那把椅子。

然而时间还长,他当下不过也只是个会为作业发愁的高中生。

而自己只要看着徐四就行了。想到这,他笑笑,又渐渐唱起来。

徐四记得这首,应该是叫无地自容。他哥继续懒懒地晃。他单是这么看着,就能有八九分心思被抓去。

到了兴奋的地方,两个人都闹腾起来。

“徐三!徐四!!两个小崽子不睡觉咯?!”徐翔大声一喊,他俩赶紧捂住嘴。一阵安静后又勾肩搭背地笑到岔气。一到这种时候他们就还像小学那阵似的,没有任何长进。

徐四想,等他哥报完志愿,一定要向爹妈讨两张演唱会的票,好好地吼一下。

至于他搞清楚自己那天奇怪的感受……就都是后话了。

那以后,徐四的每一位交往对象都和徐三有那么两三分相似。

—end—
时间点是1999年夏天。

原作93年老四10岁。所以这阵16,哥16+。嗯,非常好的年纪(危险发言

【四三】无关痛痒④

*刀*存在编造*篇幅没定

*三哥本直男*后两篇会改

*配图在这里啦啦啦点我呀

————————————————————
      
————————————————————

“老四?……”

“啊?”答话的人应着,却还是挂在他哥身上。

徐三斜眯着眼睛,瘫在床榻里,上方徐四的重量压得他耻骨作痛。

“你在……我没力气……自己睡……”

“你他妈在说啥。”身上的人头也不抬,依旧嵌在他颈侧。

徐三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说什么。他语言的碎片都自本能生发,不受组织。方位感与记忆也统统消却,难以清晰。他觉得四下的事物他都已不能认知——

这挺令人着迷的,就像浸入一场大病。

“妈的徐三,你是不是连话都不会说了……”徐四抬了下下巴,阖着眼笑。

徐三侧过脸。胡茬刮过他颧骨,絮语就在他耳边。他弟在他身上撒野。

他却什么也不想管。

他想,这房间还是他们偏爱的样子,所有颜色都沉得很——他有点儿好奇,为什么这么混沌要死的时刻自己还能接收这些无关紧要的信息。

“哥……”徐四声音开始发闷。

徐三一个激灵,他对这种躁动本能的警觉。不稍片刻,汗湿就连同热度,裹入他的衣物。

“哥,我有话说。”

“老四,别说……”徐三用所有力气组织起这几个字。

“诶……你知道我要说什么?”徐四先是一怔,随后翻身上去。就还像十几二十岁的光景,四肢舒利,且不讲道理。

徐四告诉自己他本是想借之前持续的姿势消耗掉自我的热情。奈何温度攀升。

他眼光停了一下,转而笑笑,“你看你他妈都这样了,估计醒来就忘了……”

“……”

“或者,你假装忘了也行。”

徐三本来就模糊的视野突然变得什么也看不清——是徐四摘掉了他的眼镜。他眼里只剩一派光影。

他感受到亲吻,蹭碰。

“是你打开的开关,”徐四想起很久前的一件事,他似乎刚搞明白自己当时的那档子心事,“老三,我从那天起就喜欢你。”

“cao……”徐三骂不出声,他弟的话在他耳旁炸裂。他说不出感觉,也做不出判断。只觉得氧气无比稀薄。

而他们的关系只能更加窒息。

徐四用宽广的指节描他的腰际线。

他之前想不出徐三那样的身体要如何去施加动作。现在他才发现,他细削的外皮下也生长出了厚重的肌群。

是他自己太久没看过了。他们上次坦诚身体时徐三确实还只是个空空的骨头架子。

底下的人有点僵硬。

徐四差点笑死。心想这状态下他哥确实显得太被动了点。这个心高气傲的家伙,绝对是受不了这姿态。

“您别干着急了,我好歹也是个体面人,”他翻腾下来,说这话时直接笑出声,恐怕连自己都不会信,“换下这个衬衫就睡觉,好歹别让咱三哥感冒了。”

“操。”徐三用尽力气,终于如愿骂出了声。

—tbc.—

婴儿车推手竟然又做到日更

你根本不是司机

看到红心蓝手很开心!当然最喜欢评论里唠嗑(持续暗示)

————————————————————

  

————————————————————

【四三】无关痛痒③

*刀*存在编造*篇幅没定

*三哥本直男*后两篇会改

*配图在这里啦啦啦点我呀

————————————————————
   
————————————————————

“……嗯,成。我们这边留意,有发现的话优先解决,算咱们两边联手。”

徐四挂断老高电话。

阳台上凉风柔和,烟头的火星懒懒地烧着,看得他一档子出神。他甩甩头,暗笑自己今天精神也有点太松垮了,随后跨过徐三这层直接往几个分公司去了电话示意。

“怎么着了?”他哥嗓子一贯清亮。

“没啥……”门外的人踩灭烟蒂,进来后反手关上拉门,“东*北那几个人你记得吧,过咱们这边来了,我刚已经通知下边注意。”

“哦。”徐三对他的跨级操作倒也习惯,“不过老四你身上……你最近抽得越来越多了。”

“呵呵,您没看着的地方我抽得多了去了。”徐四一屁股坐下,正对他哥左手边。

这人真他妈气人。

车上就基本一路无话,全靠自己左一榔头右一棒子地问,也拼凑不出个啥大概景况。进屋后就这么干坐着,要不是高廉这通电话,又不知多久才能开个话头。

跟自己想象的絮叨老妈子细说分手缘由的情景相差也太多了。

“诶,不过说到你这身上,我刚在单位就想问……”徐四凑近他脖颈嗅了一下,佐实了自己判断,“香水吗?”

“嗯。她之前帮我挑的。”

一听这话徐四又翻了个白眼出来。墨墨迹迹,真是他哥的风格。

这气味清冽纯实,应该是某些木头的味道。徐四想起早年他们住的老屋,门口栽了一株山楂,他哥坐在枝叉上往下看他,逆着光。那个情景的味道似乎又回到他四周。

差点成了自己嫂子的姑娘实在是厉害。起码,她品味不俗,并且很懂他哥。

这确实是徐三的味道。

“您活得也忒四至了,还用人家留下的东西,这么藕断丝连的不难受吗?”

“我知道这不是办法。我只是……需要时间。”徐三目光灰冷。

“行吧,您别憋坏了就成,”徐四撇撇嘴,不置可否,“喝酒?”

“白的。”

“哦。”他起身去拿。

徐三一个人在沙发上出神,他挺久没回来这了。

老太太走后,老爷子当大区负责人的后期也越来越忙,加上打理宝宝的事,挺早就不和他们一起住了。他们两兄弟工作后一起搬了两三个地方,直到前几年他恋爱,意识到两人住一起还是不大方便,才在外购置了一套住所,徐四就还留在这。

要说他们成年后为什么还一起住了那么久,徐三自己也挺奇怪。印象中,他弟是不乏交往对象的,却也没见他除公务外怎么在外过夜。

怎么说呢,感觉不太像徐四。

而且这里竟还被他打理得不错,徐三以为自己走后这儿早变猪圈了。他见过一些年轻人的蜗居,乱到令人发笑,这么想想自家弟弟还没自己想象得那么邋遢。

“笑什么呢失恋的老三。”徐四拿回酒和一套杯盏。

“我笑你这里竟然挺干净。”

“我是不修边幅,但也只是比每天喷香水的人邋遢那么一小点儿而已。”

“闭嘴吧你。”

徐三倒出两小盏白酒,顿了顿,就就势灌了一口下去。

“我说你什么时候能喝白的了,这两年练的?……”对面的人正不解,就发现有点不对。

果然,他哥还是一喝就会上脸的他哥。

“你他妈找死吧徐三……”无奈对方听不太清他叫骂的词儿了。

徐三只感到由喉管至食道的那一股烧灼。几将燃烧。内部的清醒促使感官松弛,他好像轻松了一些,又十分明白其实什么都没改变。

徐四忍住想打人的冲动。自己好容易的小假期,干赔在这个想喝死自己的傻*身上了。

可他还不能就地把他打死。

他把人架起来,往卧室里抬。徐三就在他耳边,深长呼吸。

徐四有一点恍神。身边的人每起伏一下胸口,他就似乎更明白一些自己那些念头的意义。

关于他哥的每个丰富的念头。

—tbc.—

日更可能中断,毕设使人头秃

看到红心蓝手很开心!当然最喜欢评论里唠嗑(疯狂暗示)

————————————————————

    

————————————————————

【四三】无关痛痒②

*刀*存在编造*篇幅没定

*三哥本直男*后两篇会改

*配图在这里啦啦啦点我呀

————————————————————

————————————————————

徐三的视野变得灰败。他下意识摘下眼镜,等烟雾疏散。

徐四看他微蹙的眉头,看他金属镜框上覆着的指节——眼前这个人正陷于失恋的渺茫愁云之中,却也不妨碍他在自己眼里显得愈发可气。

徐四说不上来这感觉。

“别他妈闹了你,皮痒吗。”

对面的人几乎笑出声,“你他妈这么说多少回了,也没见真刀真枪地跟我动动手。”他确实是这样想的。

对,徐三会不满,却不会生气。

他会假模假式地挥几下软拳头,然后紧接滔滔不绝的废话——有效攻击少得可怜。徐四甚至觉得连徐三自己都知道这种“发火”大多是无疾而终,但他仍乐于用这种方式表达,或者说——以此假装他很在意。

你摸不到他的愤怒。他是稀松的软絮。

徐四正想着,一团阴影围了上来。他抬头,就看见他哥的脸。

太阳快打西边出来了。某个夏天之后,他再没得到过徐三这样的注视。

眼前的人眉宇低压,秀挺鼻梁上连镜托留下的印子都一清二楚——徐四曾感叹两人的面貌置错了位。自己五官舒展友好到欺天瞒人的地步,徐三却更像蛰伏的凶兽——现在他有点明白这相貌的狠戾不是无端的……

甚至让他兴奋。

他们呼吸同一簇空气,连时间都粘连。

“怎么,哥……”徐四摆下视线,“咱俩练练?”

“……小孩儿吗你。”徐三的异样转眼不见,他顺势掐下烟头,便回头去整理做完的文件装袋。

妈的,没劲。他弟一个白眼差点翻到天上。

“我这差不多了……你去开车吧,我门口等你。”徐三背朝人披上西装外套。

“嗯。”徐四一面掏钥匙,一面心说这人后颈白得唬人。

不过这不是什么值得在意之处就是了。

他走出门,心想自己还是得想想晚上要怎么应付自家大兄弟。

毕竟这絮叨的家伙刚被重提了失恋往事。

夜晚也还算长。

—tbc.—

行了,“某个夏天”发生的事就是番外了(坑中坑是怎么回事)

关于四三的长相倒置……这真的是我对漫画里他们长相的印象……

————————————————————

      

————————————————————

【四三】无关痛痒①

*刀*存在编造*篇幅没定

*三哥本直男*后两篇会改

*配图在这里啦啦啦点我呀

————————————————————

“嚯!这种破事儿你都要自己安排,该着你在这儿加班。”

徐四斜眼扫过徐三手里那沓文件,“直接交给干事办呗,我看妍妍都能把这活儿干明白。”

“你没在说梦话吧?现在这批新人顶不上去你又不是不知道,哪个环节不得看着点儿……”徐四笑笑,就这么听他絮叨。

他当然知道。自己现在省的很多心思多半都归功于眼前这位二把手的把控……他只是爱听他絮叨。而且,今天晚上他好容易有了点时间,他们兄弟俩又好久没两个人在一起呆会儿了。

“诶,老四,你在听没?”

“呃……啥?”

“我说你不用等我了,反正也不住一起,想喝点儿的话开车也麻烦。”徐三声音很脆,语速也快,说这话的时候还在做批注,甚至头也没抬。

靠。听的人在心里暗骂。

“我他妈哪儿也不去。你快点儿整,不想开车的话直接住我那儿。”他哥没回答,继续办手上的工作——这就算应下来了。这么多年他从来不跟徐四磨嘴皮子,答应的话就默认,不答应就直接说不——也算两人的默契。

办公室里有皮革的味道,加上一些被打理得不错的盆栽,混合出一种说不出的生涩味儿。徐四时不时看看自家老三,盯着盯着似乎就有了一种疏离感——他告诉自己这是环境里莫名的气味使然。

“说到咱们分开住,也有两三年了吧……”

“你还想不想让我赶紧办完事了?”徐三对这种打断表示不满。

“我他妈是想问问你跟人家姑娘咋样了,“徐四说着点着一根烟,”当初你出去住后没跟老爹说就把人接过去,老爷子知道了肯定得抽你……”

“老爷子早知道了。”对面的人顿了一下,“而且……我们已经分了。”

“啥?!”徐四差点儿呛死。

“这事儿是我没想清楚……咱们这种身份本来就没什么太平日子,我不应该把她搭进去。”

那姑娘是和徐三同级的普通人,算来也是自己的学姐。他们相处了至少五六个年头,委实长久。话题至此,徐三的动作终于停下来,表情陷入一种困顿。

但他弟并不想理会——他对此一直有所气恨。老实说,那姑娘确实聪慧,而且达礼,在徐四看来她没有什么缺点——他正厌烦着她的无阙。现下,他更气恨徐三,因为这个人从做这些决定直到结束这段关系几乎没跟自己主动透露过丝毫,俨然相隔成外人。而且或许——

或许还有些别的什么原因。

“我要是不问你,你是都不打算说了吧。”徐四陷入沙发里,皮革发出极不和谐的摩擦声。

“……都说多少回了,别在室内抽烟。”徐三岔开话头走到他背后,想像往常那样掐掉这些呛人的烟头。

谁知道座上的人这回转过身抬起眼来。他哥被那视线撞得正有些无措,就迎面吸入一口苦涩的烟气。

隔着气雾,徐四堂皇地享受了又一次吞吐——

渐渐笑了起来。

—tbc.—

 

果然一旦产粮这手就停不下来

————————————————————

        

————————————————————

【四三】无关痛痒(待改)

      

 

四三真的好!来交党费!有同志吗?😂看一人除了宝岚后第二对喜欢上的cp。。最近终于有粮了真的fhhjitcsgkbk😂😂😂

以及四三如果想脑补实在很多啊,毕竟他们一起生活了都三十多年了。啥也不说了,四三是宝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