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人甲iii

趟着时间长河,赞美并描绘。

图文,宝岚|也青|四三|禾玉|燕亮|绑架组|阿莲球对手向

感觉不好会回删的老年人

期待小伙伴一起玩啦(๑˙ー˙๑)一人之下真好,他们每个人都是宝物!

【四三】开关——《无关痛痒》番外——在1999年夏

太阳光干热,暑气烘得人头脑发胀。徐四半张着嘴,直往椅子上一摊。

“诶,你们放假啦。”徐三刚从超市回来,就看到他弟一副泄了劲的好笑样子,“哦对,妈说过是今天……”

“呦,三儿。”

徐四挺久没见着他哥了。

他才放暑假,心里刚刚还在暗骂这么大热的天儿谁会有心情去搞那么一摞子作业。不过眼前这人可就轻松多了,他前些日子结束了考试,现在就等着哪个象牙塔给他传下一份儿通知书。

徐四从没问过他想去哪儿。他哥是念书的料,但是以他的性子,兜兜转转总归是会回到家里这边的,他从不担心这一点。

“靠,真是热死。”

“让你不开电扇。”

“那玩意儿在咱屋里……”徐四歪着头乐,“我现在连走过去的劲儿都没有。”

“你他妈不会就是在等我回来吧。”他哥也笑,但还是照样去给他拿东西过来。

三四点钟的阳光还是挺扎眼的,徐三的身形就在那片窗口里白晃晃地晃。

“诶,好了。”徐三说话打开风扇。

“爽。”

他弟胡乱感叹了一声。

徐三倚在电扇旁的小立柜上,低着眼看向某处。白背心有点松垮,勾不出他的曲线,但阳光能勾出他的脸。他抻开背心想更凉快些,继而便没了动作。他很安静,一动不动的——他只在骂他弟的时候滔滔不绝。

徐四似乎想起点儿什么事。

“诶,三儿。你记得许淑吗?”

“……你们班儿上的小姑娘,”徐三笑笑,却还是只管往背心里灌风,“你跟人家咋样了?”

“我进她们宿舍来的。”

“靠!……”

“诶你别瞎想啊,”徐四觉得逗他哥真的是其乐无穷,“就互相看了看,什么也没干啊。”

信你我就是傻的。他哥在心里暗骂。

“你不知道,我刚才……”徐四说着终于抬起屁·股走到他哥面前,“我觉得有那么一瞬间,你特像她……”

“不,不是你像她。”眼前的人明白了什么似的,摇了下头。

“是她像你。”

徐四说完有点儿后悔,自己莫名的话让两个人都僵在原地。

气氛挺奇怪。

徐三想岔开这话题。他侧了下身,去开档位的开关,“风有点儿小啊……”

他们之间变得更加狭窄。徐四直感觉对面人的味道都被吹到了自己身上。明明这气味清冷而舒服,却仿佛又燎起火星在他心口烧腾,哔哔剥剥。

他看他哥还在拧动旋钮,突然发觉自己站到了断线儿的边缘。

“我快被吹死了,哥。”

“啊……啊?”

徐三一阵晃神,手上才终于停下动作。

——————
晚上睡觉的时候,徐四盯着天花板干瞪眼。

他还和他哥睡一张床。他前一阵跟班上的小子们谈起这事,才发现其实没什么人在这个年纪还这样。不过这阵的子女多是独生,他们这样的兄弟也确实是少数。

他和他哥,有什么可藏着掖着的。徐四当时是这么想。

现在他觉着自己可能错了。

他哥就在旁边,舒长四肢在月光下白到发亮。徐四完全睡不着。他眉头拧了又拧,突然鬼使神差地就想试试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

“怎么着了……”徐三的睡梦刚刚出现,就被人晃到了不知哪里。

徐四在他腿间伏动,他反应过来的瞬间轻轻得抖了一下,随后一手攀上床头,另一只捂住自己嘴巴。漏出的声音短促而闷顿。

身后的人盯住床头他细白的长手,一手扶住他腰际。

“醒了?”

“靠,废话,”徐四停得突然,他哥一个激灵左手就滑掉下来,“你下次提个醒行不行,扰人清梦,天打雷劈。”

徐四倒是笑得开心。他觉得这感觉实在不错。

这不是他们第一次互相纾解。那个年纪他俩连这是什么都不甚清楚,只觉得无比温热顺畅。

“诶,我要去趟厕所。”

“我先去,你这混蛋。”徐三骂骂咧咧地在他弟胳膊上假装锤了一拳。

他弟再次感叹,逗徐三,真的是其乐无穷。

——————
徐四没出来的时候就听到他哥在唱歌。

似乎是那些前几年很是火热了一把的摇滚。当时他们都很小,却也对那种激昂有着挺深的印象。

徐三闭起眼抬着头,稍稍摆动着迎向月光。那眉眼间的寡淡在月色下不算清晰,却足以引人探视。

“你唱得这么好的吗?”

“难得,你竟然没损我。”对方仍端着头淡淡地笑,低眼投来一个眼神。徐四没来由地觉得这记神情有点危险。

“夸你还不成了。说真的,三儿,你去试试唱歌嘛。”徐四这话倒是真心。他打小就觉着徐三的嗓子有说不出的魔性。而且,他今天才发现他哥生得也这么好。修长体态,清秀面孔。

“真的,你很合适。”

“我干不了这个。”

徐三笑笑。他是没什么野心的那种人,中规中矩最是安全。

“我看你是觉得老爹肯定得让你接他的班儿吧。”徐四觉得八成是如此,“这不是还有我呢吗。崩瞎操心……想玩儿你就玩儿呗。到了大学,谁还能伸手管你去。”

“哈,你就愿意接这个班儿呀?”

“您还真别说。我跟你不大一样啊,我很愿意跟人打交道的。公务员儿嘛……就挺好啊,还是铁饭碗,多好。”

徐四确实比自己合适,徐三很明白这一点。他的思维天生是管理者的构造,加上自家的能量,得天独厚。徐三仿佛眨眼就能看见他弟坐上他们老爹的那把椅子。

然而时间还长,他当下不过也只是个会为作业发愁的高中生。

而自己只要看着徐四就行了。想到这,他笑笑,又渐渐唱起来。

徐四记得这首,应该是叫无地自容。他哥继续懒懒地晃。他单是这么看着,就能有八九分心思被抓去。

到了兴奋的地方,两个人都闹腾起来。

“徐三!徐四!!两个小崽子不睡觉咯?!”徐翔大声一喊,他俩赶紧捂住嘴。一阵安静后又勾肩搭背地笑到岔气。一到这种时候他们就还像小学那阵似的,没有任何长进。

徐四想,等他哥报完志愿,一定要向爹妈讨两张演唱会的票,好好地吼一下。

至于他搞清楚自己那天奇怪的感受……就都是后话了。

那以后,徐四的每一位交往对象都和徐三有那么两三分相似。

—end—
时间点是1999年夏天。

原作93年老四10岁。所以这阵16,哥16+。嗯,非常好的年纪(危险发言

评论(2)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