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人甲iii

趟着时间长河,赞美并描绘。

图文,宝岚|也青|四三|禾玉|燕亮|绑架组|阿莲球对手向

感觉不好会回删的老年人

期待小伙伴一起玩啦(๑˙ー˙๑)一人之下真好,他们每个人都是宝物!

【四三】无关痛痒③

*刀*存在编造*篇幅没定

*三哥本直男*后两篇会改

*配图在这里啦啦啦点我呀

————————————————————
   
————————————————————

“……嗯,成。我们这边留意,有发现的话优先解决,算咱们两边联手。”

徐四挂断老高电话。

阳台上凉风柔和,烟头的火星懒懒地烧着,看得他一档子出神。他甩甩头,暗笑自己今天精神也有点太松垮了,随后跨过徐三这层直接往几个分公司去了电话示意。

“怎么着了?”他哥嗓子一贯清亮。

“没啥……”门外的人踩灭烟蒂,进来后反手关上拉门,“东*北那几个人你记得吧,过咱们这边来了,我刚已经通知下边注意。”

“哦。”徐三对他的跨级操作倒也习惯,“不过老四你身上……你最近抽得越来越多了。”

“呵呵,您没看着的地方我抽得多了去了。”徐四一屁股坐下,正对他哥左手边。

这人真他妈气人。

车上就基本一路无话,全靠自己左一榔头右一棒子地问,也拼凑不出个啥大概景况。进屋后就这么干坐着,要不是高廉这通电话,又不知多久才能开个话头。

跟自己想象的絮叨老妈子细说分手缘由的情景相差也太多了。

“诶,不过说到你这身上,我刚在单位就想问……”徐四凑近他脖颈嗅了一下,佐实了自己判断,“香水吗?”

“嗯。她之前帮我挑的。”

一听这话徐四又翻了个白眼出来。墨墨迹迹,真是他哥的风格。

这气味清冽纯实,应该是某些木头的味道。徐四想起早年他们住的老屋,门口栽了一株山楂,他哥坐在枝叉上往下看他,逆着光。那个情景的味道似乎又回到他四周。

差点成了自己嫂子的姑娘实在是厉害。起码,她品味不俗,并且很懂他哥。

这确实是徐三的味道。

“您活得也忒四至了,还用人家留下的东西,这么藕断丝连的不难受吗?”

“我知道这不是办法。我只是……需要时间。”徐三目光灰冷。

“行吧,您别憋坏了就成,”徐四撇撇嘴,不置可否,“喝酒?”

“白的。”

“哦。”他起身去拿。

徐三一个人在沙发上出神,他挺久没回来这了。

老太太走后,老爷子当大区负责人的后期也越来越忙,加上打理宝宝的事,挺早就不和他们一起住了。他们两兄弟工作后一起搬了两三个地方,直到前几年他恋爱,意识到两人住一起还是不大方便,才在外购置了一套住所,徐四就还留在这。

要说他们成年后为什么还一起住了那么久,徐三自己也挺奇怪。印象中,他弟是不乏交往对象的,却也没见他除公务外怎么在外过夜。

怎么说呢,感觉不太像徐四。

而且这里竟还被他打理得不错,徐三以为自己走后这儿早变猪圈了。他见过一些年轻人的蜗居,乱到令人发笑,这么想想自家弟弟还没自己想象得那么邋遢。

“笑什么呢失恋的老三。”徐四拿回酒和一套杯盏。

“我笑你这里竟然挺干净。”

“我是不修边幅,但也只是比每天喷香水的人邋遢那么一小点儿而已。”

“闭嘴吧你。”

徐三倒出两小盏白酒,顿了顿,就就势灌了一口下去。

“我说你什么时候能喝白的了,这两年练的?……”对面的人正不解,就发现有点不对。

果然,他哥还是一喝就会上脸的他哥。

“你他妈找死吧徐三……”无奈对方听不太清他叫骂的词儿了。

徐三只感到由喉管至食道的那一股烧灼。几将燃烧。内部的清醒促使感官松弛,他好像轻松了一些,又十分明白其实什么都没改变。

徐四忍住想打人的冲动。自己好容易的小假期,干赔在这个想喝死自己的傻*身上了。

可他还不能就地把他打死。

他把人架起来,往卧室里抬。徐三就在他耳边,深长呼吸。

徐四有一点恍神。身边的人每起伏一下胸口,他就似乎更明白一些自己那些念头的意义。

关于他哥的每个丰富的念头。

—tbc.—

日更可能中断,毕设使人头秃

看到红心蓝手很开心!当然最喜欢评论里唠嗑(疯狂暗示)

————————————————————

    

————————————————————

评论(12)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