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人甲iii

谢谢喜欢我♡

目前坐标魔都( ˙˘˙ )主图,宝岚|禾玉|四三|也青|燕亮|绑架组|阿莲球对手向

,感觉不好会回删的老年人。。

期待小伙伴一起玩啦(๑˙ー˙๑)一人之下真好,他们每个人都是宝物!

【四三】无关痛痒①

*刀*存在编造*篇幅没定

*三哥本直男*后两篇会改

*配图在这里啦啦啦点我呀

————————————————————

“嚯!这种破事儿你都要自己安排,该着你在这儿加班。”

徐四斜眼扫过徐三手里那沓文件,“直接交给干事办呗,我看妍妍都能把这活儿干明白。”

“你没在说梦话吧?现在这批新人顶不上去你又不是不知道,哪个环节不得看着点儿……”徐四笑笑,就这么听他絮叨。

他当然知道。自己现在省的很多心思多半都归功于眼前这位二把手的把控……他只是爱听他絮叨。而且,今天晚上他好容易有了点时间,他们兄弟俩又好久没两个人在一起呆会儿了。

“诶,老四,你在听没?”

“呃……啥?”

“我说你不用等我了,反正也不住一起,想喝点儿的话开车也麻烦。”徐三声音很脆,语速也快,说这话的时候还在做批注,甚至头也没抬。

靠。听的人在心里暗骂。

“我他妈哪儿也不去。你快点儿整,不想开车的话直接住我那儿。”他哥没回答,继续办手上的工作——这就算应下来了。这么多年他从来不跟徐四磨嘴皮子,答应的话就默认,不答应就直接说不——也算两人的默契。

办公室里有皮革的味道,加上一些被打理得不错的盆栽,混合出一种说不出的生涩味儿。徐四时不时看看自家老三,盯着盯着似乎就有了一种疏离感——他告诉自己这是环境里莫名的气味使然。

“说到咱们分开住,也有两三年了吧……”

“你还想不想让我赶紧办完事了?”徐三对这种打断表示不满。

“我他妈是想问问你跟人家姑娘咋样了,“徐四说着点着一根烟,”当初你出去住后没跟老爹说就把人接过去,老爷子知道了肯定得抽你……”

“老爷子早知道了。”对面的人顿了一下,“而且……我们已经分了。”

“啥?!”徐四差点儿呛死。

“这事儿是我没想清楚……咱们这种身份本来就没什么太平日子,我不应该把她搭进去。”

那姑娘是和徐三同级的普通人,算来也是自己的学姐。他们相处了至少五六个年头,委实长久。话题至此,徐三的动作终于停下来,表情陷入一种困顿。

但他弟并不想理会——他对此一直有所气恨。老实说,那姑娘确实聪慧,而且达礼,在徐四看来她没有什么缺点——他正厌烦着她的无阙。现下,他更气恨徐三,因为这个人从做这些决定直到结束这段关系几乎没跟自己主动透露过丝毫,俨然相隔成外人。而且或许——

或许还有些别的什么原因。

“我要是不问你,你是都不打算说了吧。”徐四陷入沙发里,皮革发出极不和谐的摩擦声。

“……都说多少回了,别在室内抽烟。”徐三岔开话头走到他背后,想像往常那样掐掉这些呛人的烟头。

谁知道座上的人这回转过身抬起眼来。他哥被那视线撞得正有些无措,就迎面吸入一口苦涩的烟气。

隔着气雾,徐四堂皇地享受了又一次吞吐——

渐渐笑了起来。

—tbc.—

 

果然一旦产粮这手就停不下来

————————————————————

        

————————————————————

评论(19)

热度(58)